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about the plan of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and efforts to make the promise of the SDGs a reality.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the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SGI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2030 可持續發展目標遊戲」在日本喚起越來越多的興趣

Ramesh Jaura 和 Katsuhiro Asagiri 報導

柏林 | 東京訊(IDN) - 據說阿爾伯特·愛因斯坦五歲臥病在床時,他父親將一隻口袋式磁性指南針送給他玩。他翻來覆去的轉動它,十分好奇磁針是如何總是指向北方的。

稻村健夫和福井信英,對 2015 年 9 月在紐約歷史性的聯合國峰會上被全球領導人接受的 2030 年可持續發展議程中的 17 條可持續發展目標(SDG)可如何真正的改變世界,抱有同樣深切的好奇心。

同時,如何做才能讓普通百姓認識到結束所有形式的貧困、消除不平等和應對氣候變化,同時確保不讓任何人掉隊,從而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宏偉願景並沒有捷徑可行?

他們堅信一款簡單遊戲可以解釋 17 條目標之後的邏輯,同時鼓勵個人及社區承諾發揮重要的推動力。稻村告訴 IDN,在日本 NGO 組織 Imacocollabo 的名義下,他倆碰頭合作開發出了這款 2030 SDG 遊戲

「Imacocollabo」由三個單詞組成:「ima」、「coco」和「collabo」。Ima 的意思是「現在」,Coco 的意思是「此處」,而 Collabo 的意思是「合作」。因此,公司的座右銘是:「我們所有人都需要採取行動 - 不是某個時候,而是現在。不是某個地方,而是我們所在的此處。同時要產生影響,我們需要與他人合作。」

稲村和村中共同創辦了 Imacocollabo;稲村和福井是合作開發者;福井是一名專業卡牌開發人。

遊戲規則很簡單。玩家要使用金錢和時間,努力在遊戲結束時達成「黃色」、「藍色」或「綠色」專案目標。每項專案都針對的是現實世界中具有不同興趣和價值觀的人。

例如,對那些認為金錢最重要的財富搜尋者,在遊戲結束時需要達成 1200 單位財富。因為只有「足夠富足的世界」才能讓財富搜尋者利用「所賺取的財富」。

認為生活應舒適和休閒的人必須在遊戲結束時擁有 15 單位的時間才可有足夠的時間去享受。環保戰士需要在遊戲結束時擁有超過 10 點的綠色動機 - 這樣才能在一個感覺值得生活的世界中生存。

「2030 可持續發展目標遊戲是一場讓您體驗從現在起至 2030 年間,世界如何達成這 17 條有力目標的體驗之旅」村中說。

透過遊戲遊玩和反思,玩家不僅可以探索「可持續發展」的全部內容,還可以透過個人和社區體驗,找出社會轉型的關鍵因素。

遊戲的過程有三個目標。其中之一就是讓人們直接體驗參與共同創造可持續發展世界的過程(「我能做到」;「我所做的可帶來不同」)

它簡化了對極其複雜問題的訪問,使其達到人們可以開始理解的水平,同時激發了去瞭解更多的自然好奇心。

此外,它激發了玩家的自然天性,讓他們可將目標設定在有價值的目標之上,同時建立起信心並可享受此過程,還可鼓動激勵玩家在現實世界中採取行動。

2030 SDG 是一款多人參與、真人、基於卡牌的遊戲,其模擬進入 2030 年的「真實世界」。設計用於 5 到 50 名玩家。這個數字最大可以擴展到同時多個並行「世界」約 200 人的參與。

遊戲時間約為一小時;在含必要的解釋和之後的反思時,它需要至少 90 分鐘,通常兩個半小時時間內為最佳。

在日本,超過 200 名經認可的協調員主持了本遊戲,在遍佈日本各地的企業、政府、教育設施和社區環境中舉辦過許多遊戲活動,其目的是以深切的方式轉變每一名參與者的意識,從而改變他們的行為。

村中告訴 IDN,「2030 可持續發展目標體驗」在日本已經成為一場強大的社會現象,獲得了廣泛的媒體報導,並在 2017 年超過了 12000 名玩家。

「現在,由於將遊戲帶往世界其它地區的需求不斷增長,我們已創建了英文版,並開始向海外更廣泛的受眾介紹它了」,他補充道。

稻村回憶開始時,他想與 10 到 15 位好友一同玩 2030 SDG 遊戲,並在 Facebook 上分享了活動資訊。「我驚訝的發現立即獲得了超過 800 個贊,其中很多人都是好友的好友。」這令他應接不暇。

第一場遊戲非常受歡迎,20 名參與者中的一些人建議分別邀請他們各自的社區來加入遊戲。「從那時起,每當我玩遊戲時,都會有 2-3 名參與者請求我與他們各自的社區一同遊戲。結果就是,遊戲迅速擴散開了。」

稻村繼續說:「我們收到了許多想要『購買遊戲』人的請求。因此,我們思考過很多選項,諸如簡單的售賣遊戲套件、基本免費提供卡牌並透過群募來籌集資金。」

但與許多公開發行、具有明確規則、無論導覽技術如何都能保證一定品質的卡牌遊戲或圖板遊戲不同,2030 SDG 基本上其實是一款具有無限多場景的模擬遊戲,其具體取決於決策、行動或玩家的參與。因此,若協調員缺乏合適的技能組合,遊戲就可能偏離原始目的,或者有時完全無法運作。

「我們決定開設協調員培訓課程,以便人們可以自己協調遊戲。同時,我們在全日本擁有 200 多名認證的協調員,他們在全國各地進行遊戲。

稻村說:「協調員越能為遊戲世界和真實世界牽線搭橋,遊戲吸引人們並鼓勵人們與他人分享體驗的力量就越大。」

從 10 歲至 80 歲的廣泛人群都可以玩此遊戲。遊戲主要在學校和老人護理院中進行。但最佳比賽的年齡段是來自初中至成人。

「在英語世界,遊戲的接受程度與當初在日本開始時一樣大。事實上,我們 10 月份將前往美國,11 月份將前往歐洲。」 [IDN-InDepthNews – 2018 年 8 月 23 日]

圖片:2030 SDG 遊戲。來源:Imacocollabo

Newsletter

Striving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21

Mapting

MAPTING

Partners

SDG Media Compact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