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about the plan of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and efforts to make the promise of the SDGs a reality.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the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SGI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发展议程的下一个重大任务:投资森林建设

【华盛顿IDN=Fabíola Ortiz】

无论是考虑到缓解全球变暖,应对极端天气,促进生计发展,还是绿化供应链,减少碳排放量,投资森林已然成为发展议程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然而,在过去20年当中,全球却以每天每分钟的速度失去面积相当于50个足球场的森林土地。

 “这是个巨大的悲剧”,世界资源研究院主席安得鲁・斯蒂尔这样说。世界资源研究院办公处在全球50个国家均有分布。他补充说,管理森林一直以来都是个难题。全球大约五分之一的人口(13亿人)靠森林繁衍生息。

根据世界银行统计,大约有3亿5千万人口生活于森林或者其附近区域,直接依靠森林维持生计。而在3亿5千万人口当中,有将近6千万人口,特别是土著部落完全依存森林生活。

 “森林对于维持地球的生态系统同样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可以帮人类管理水源供给,维持农业生产,保护基础设施建设。它甚至还可以帮助地球解决气候变化带来的种种不良影响,包括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加强自然生态系统应对气候变化冲击的恢复能力,” 世界银行常务董事斯里·穆尔亚尼·因德拉瓦蒂这样说道。

森林是IMF(世界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于华盛顿在4月14号至17号期间召开的2016 春季会议的焦点议题之一。

因德拉瓦蒂表示,更多人开始认同森林在支持可持续发展和帮助人们脱贫过程中所起到的重大作用。世界银行是世界上最大的对森林议程多方位提供资金支持的组织。从2002年到2015年间,世界银行共投资157亿美元参与了300个与森林建设有关的项目。

 “这就是为什么森林被列入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其中一项。世界银行着力将维持森林发展纳入全球发展日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项。森林是新的应对气候变化行动计划的重要支柱。我们期待看到一个新的更好的森林发展之路的势头,”他强调说。

世界各国领导人和各国政府将于4月22号签署联合国气候协定,协定中明确呼吁各国参与到保护和加强森林和其他生物碳库资源的建设。如果碳排放量占全球百分之五十五的各国政府代表同意签署巴黎公约,气候协定将会生效。

当前在该协定下,政府承诺在预期的国家自主决定的贡献中,森林和土地利用贡献量占目标总减排量的百分之二十五。  

4月21号发布的数据显示森林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森林作为碳汇具有巨大的潜能安全消除大气中二氧化碳排放。

由伍兹霍尔研究中心发布的研究报告《森林:无矿未来的桥梁》表明,在适当管理下,森林特别是热带地区的森林可以有效消除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从而降低实现全球变暖温度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目标的难度。伍兹霍尔研究中心是一个专门研究气候变化成因和影响的独立研究机构,致力于找到并实施保护,修复森林并同时发展经济的契机和策略。

对热带森林的积极管理可以为达到消除化石燃料使用的目标增加十到十五年的可利用时间。

挪威外交部国务秘书思科根表示:“除非我们停止采伐热带地区森林,否则我们不可能有机会攻克全球变暖的难题。保护和管理森林不仅对解决气候问题有帮助,从经济角度来说也意义非凡。森林是关键的经济来源。保护森林可以增强应对气候变化的复原力,减少贫困,并且有利于保护可贵的生物多样性。”目前挪威每年投入到雨林建设费用高达4亿美元左右。

在她看来,如果不采取重大有效的全球性行动来应对热带雨林消失的问题,将气温变化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简直遥不可及。在下个世纪后半叶到来之前,全球应该达到温室气体排放和削减的平衡。

通过削减毁林来减少碳排放量,可以帮助实现在2030年到来前削减三分之一温室气体的目标,并将趋势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轨道上。某些国家例如哥伦比亚致力于在2020年到来之前实现零砍伐率并且修复百万公顷面积的森林。

哥伦比亚有一半的国土面积被森林覆盖,其中有三分之二处于亚马逊盆地中。过去由于主要受到国家持续武装冲突的影响,毁林率高达每年30万公顷。

哥伦比亚财政公信部长,毛里西奥·卡德纳斯表示,“过去五十年的冲突在很多方面对对毁林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包括非法毒品交易,非法采矿,人民流离失所。我们现在正着力于结束武装冲突,这对环境有好处,对森林也有好处。”他还补充说哥伦比亚在在削减碳排放和保护森林这个全球性议题上走在世界最前端。

与游击运动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和平谈判的一个主要方面就是明确制止毁林行为,并且将前战斗人员转换成森林保护工作者的角色。毛里西奥·卡德纳斯补充说,“吞并这些非法组织的一个方法就是把保护森林的责任交给他们,花钱雇佣他们作为绿色卫士来保护森林。”

另一个需要积极让其参与到其中的重要因素是原住民社区。在拉丁美洲,百分之四十的森林为原住居民控制。

根据土著民族人权活动家,同时也担任土著名族自治与发展中心主席的莫娜・凯・坎宁安・凯恩的说法,世界范围内由土著民族掌控的森林和领土面积预期在2030年之前会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一倍。

凯恩表示:“如果政府和私人部门不和土著民族一同携手解决问题,我们将永远不能达成目标。冲突往往发生于我们不参与的情况下,或者是之前自由协商和通知的成果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情况下,再或是当我们的领导人被指责有罪的时候。”

凯恩来自瓦斯潘米斯基托社区,该社区坐落于尼加拉瓜王畿河河岸。“对于我们来说,森林就是我们的家,是我们做祷告的地方,森林对于我们有着重要的精神和文化价值。在我们看来森林对于土著居民意义非比寻常。我们有权力拥有和管理自己的领地,这在国际立法里有明确表示的。”

由土著居民和地方社区拥有和管理的森林包含将近370亿吨碳,比每年世界范围内客车排放的碳总量的29倍还要多。权力与资源行动组织4月21号发布的最新报告表明,反对毁林、保护土著居民和当地社区拥有的土地资源可以产生巨大的回报效应。

在162份提交的预期国家自主决定的贡献数据中,仅有21份明确表示会将承诺实施社区化管理或者自然资源管理策略划入气候变化缓解计划或者适应行动日程当中。这些国家所在区域占世界热带和亚热带森林地区的百分之十三。

研究表明,人们在保护土著居民和当地社区土地权利对于达成可持续发展和气候变化目标意义非凡这个理念的认知上有着重大差别。同时这种差别也存在于国家实施必要改革的意愿程度上。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景观恢复知识、工具和能力部门的高级管理者米格尔・卡尔蒙这样告诉IDN:当今流行的一个新看法,也就是所谓的“景观方法”,既能管理森林还能同时满足农业发展要求和帮助恢复退化的土地。

卡尔蒙补充说,“投资森林是明智的选择。目前有20亿公顷森林遭到退化,不可以为社会带来任何效益。我们需要将这些遭受破坏的地区转化成更有生产力的土地,从而为改善环境服务。当下我们认为采取更加一体化的合作方式可以帮助我们实现共同的目标。”(4.21.2016 IPS Japan/IDN InDepthNews

Newsletter

Striving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21

Mapting

MAPTING

Partners

SDG Media Compact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