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about the plan of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and efforts to make the promise of the SDGs a reality.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the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SGI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新的老挝-中国铁路为东南亚的贸易和旅游业开辟了新机会

作者:Kalinga Seneviratne

新加坡(IDN) — 连接中国和老挝的414公里新高速铁路开通,多山的内陆国家老挝与该地区的通路终于打开,使贸易和旅游业获得扩展至整个东南亚的机会。这条路线在技术上促进了从中国到新加坡的铁路运输和陆路贸易,这可能使南中国海对区域贸易的重要性降低。

这条铁路耗资59亿美元,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倡议(BRI)核心板块之一,同时也是老挝战略愿景的一部分;由于老挝为多山的内陆国家,导致发展滞后,该国的战略愿景是克服此问题,从内陆经济转到“土地掛钩”经济。

老挝总理潘坎·维帕万(Phankham Viphavanh)8月对中国的新华社表示,一带一路“是一个机会,通过经济基础设施、贸易、投资和人与人的联系,加深中国与一带一路参与国家之间的相互信任和帮助”,而这条铁路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新铁路的起点是老挝首都万象,一直延伸到毗邻中国的北部边界城市磨丁。然后在磨憨与中国铁路系统连接。首发的两列货运列车已经分别从中老两国越过边境,运送价值300万美元的货物。由于疫情原因,边境仍然禁止人员通行。

老挝总统通伦·西苏里(Thongloun Sisoulith)在12月3日的铁路通车仪式上说,这一天标志着老挝新纪元的开始;这个多山内陆国家在转为陆联物流枢纽的过程中迈出了重要一步。在通车仪式上,佛教僧侣诵经,并向中国制造的火车引擎洒圣水。

万象火车站开幕当天,从清晨开始就挤满了希望能找到座位的中产阶级万象人,他们中的许多人以前从未坐过火车。在运行的第一周,已有5000多人购买了车票;据《老挝时报》报道,中国昆明市有超过11.4万居民购买了车票,在边境下个月预计开放时前往老挝。 

中老铁路的老挝部分由老中铁路有限公司运营。中老铁路由中老双方合资经营,中国国家铁路集团和另外两家中国国企共持有该项目的70%股份。其余的30%股份由一家老挝国企持有。据信,老挝在该项目中的负债为15.4亿美元,而中方合资伙伴的负债则为24亿美元。

这是老挝的第一个铁路网,中国需要培训数以百计的老挝人如何运营,培训的岗位包括火车司机、线路工和铁路维修工人等。Sida Phengphongsawanh是接受中国培训的火车司机之一,她来自距离中国边境约100公里的山城芒赛。

她的家乡与中国人进行跨境贸易已有很长时间。她对新华社说:“老挝-中国铁路为我提供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是国家级别的。”她预测,铁路将会推动国家的全面发展,并促进其家乡芒赛对中国的产品出口,对芒賽有帮助。

通过铁路沿线发展活动的正确规划和适当的外国投资,老挝-中国铁路将有助于改善老挝经济的几个方面,包括旅游业和进出口业,这可帮助老挝管理其负债。

本月,马尼拉亚太进步之路基金会研究员Lucio Blanco Pitlo在香港《南华早报》发表的评论文章说: “这些基础设施项目证明,即使在疫情期间,北京的一带一路大规模倡议仍在继续进行,对东南亚有深远的影响。毫无疑问,它们将增强北京作为促进该地区互联互通和刺激经济复苏的重要合作伙伴的吸引力。”

Pitlo指出,在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于2022年生效后,这个新的运输网络将变得更加重要。RCEP是由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10国及其包括中国在内的五个对话伙伴国制定的协定。

老挝-中国铁路于2015年破土动工,标志着中国高铁系统有效地延伸到其边界之外,是中国令人赞叹的技术事业。中方人员须在仍有未探测炸弹(美国在越战期间投下)的区域中工作。标准轨距的单线铁路穿过崎岖的山区,共有61公里的桥梁和198公里的隧道。老挝境内共有21个车站,其中10个为客运站,其余为货运站,体现了项目的双重发展性质。

这条铁路并非该地区唯一由中国支持的交通项目。2018年,几家中国公司与老挝政府签署协议,建设一条从万象到巴色的580公里高速公路;这可将铁路走廊与一个很好的全国公路网连接起来,从而促进各省之间以及与邻国的贸易,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巴色是位于老挝南部的城市,靠近柬埔寨边境。

另一个项目是建设Thanaleng陆港(TDP)和万象物流园(VLP),并将其与越南中部河静省海岸的Vung Ang港连接,而在邻国柬埔寨的190公里金边-西哈努克高速公路预计将于明年通车。中国公司还忙于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和著名旅游城市暹粒建设新机场。然而,TDP和VLP项目并非由中国出资。 

Pitlo说,亚洲邻国正在进行一系列建设,体现了《2025年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和中国一带一路的努力,但此铁路也是11月中国-东盟特别纪念峰会的关键项目,而对此所谓“中国债务陷阱”并未有其他替代方案。

Pitlo认为:“从日本的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到美国重建更美好世界,以至欧洲最近公布的全球门户,都显示了北京的努力正在迫使对手进行竞争。但除了日本之外,这些新的努力尚未有实质进行的项目。在此之前,中国的一带一路将继续在地区国家中产生强烈共鸣”。[IDN-InDepthNews – 2021年12月16日]

照片:一名妇女在琅勃拉邦一个市场出售当地种植的大米。提供者:Kalinga Seneviratne

Newsletter

Striving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22

Mapting

MAPTING

Partners

SDG Media Compact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