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about the plan of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and efforts to make the promise of the SDGs a reality.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the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SGI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大学需要普及大众,而不是成为一种特权

 作者:Kalinga Seneviratne  

 悉尼 (IDN) — 如果我们要在疫情后时代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高等教育系统就需要更加灵活,更普及大众,而且需要让政府认识到资助公立大学部门是创造更公平、更稳定社会的必然要求。   

 这是世界高等教育普及日 (WAHED) 明确传达的信息,这是一场为期一天的虚拟会议,由伦敦负责协调并于 11 月 17 日举行,主题为“2030 年,谁会上大学?”。 

 高等教育部门已经被 COVID-19 疫情破坏,随着线上学习模式的出现,高等教育的结构可能已经永远改变了。但是,这给高等教育的普及性和公平性带来了巨大挑战。获得优质教育是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 4,但这主要体现在中小学教育,而非高等教育方面。   

 “世界高等教育普及日 (WAHED) 的想法是将那些相信高等教育系统需要普及性和公平性的人聚集起来,并委托个别大学和组织来解决这些问题,”全国教育机会网络 (NEON) 主任 Graeme Atherton 教授在会议致辞中说道,该组织是一家总部设在英国的非营利性机构,也是 WAHED 2021 的发起人。   

 这场包含五个会议环节的线上活动聚集了来自欧洲、北美、南美、非洲和亚洲的演讲者,其中大多数演讲者是女性,这本身就是一种声明。  许多演讲者指出,无论是在北半球还是南半球,高等教育仍然是一种特权,父母获得学位的孩子更有可能上大学。由于政府不优先资助公立大学,许多社会经济背景较差的家庭甚至不考虑接受大学教育。   

 坎皮纳斯州立大学教授 Marcelo Knobel 指出,在巴西,现任政府削减了对公立大学的资助,迫使年轻人上私立大学。“就公平而言,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招生比例占 75% 的私立大学是以营利为目的设立的,”他指出,而后补充道,“为了保证高等教育(公立大学)的成功,需要进行切实改进”。   

 “高等教育因其成本高昂而受到攻击,这加剧了不平等,”美国 Lumina 基金会战略影响副总裁 Courtney Brown 博士指出。来自 Eurydice 的教育系统分析师 David Cozier 表示同意,他指出:来自欧洲的数据表明,68% 的大学学生的父母拥有学位。“不平等仍然是欧洲的一个重要特征,”他说,然后补充道,需要在学校系统和儿童时期解决不平等问题。   

 第四次世界高等教育普及日 (WAHED) 之前,亚欧会议 (ASEM) 发布的一份报告警告说,对于 COVID-19 疫情后弱势群体获得高等教育的机会和公平性可能恶化的问题,需要有针对性和一致性的政策予以应对。   

 根据对 47 个亚欧会议成员国家政策的调查,报告称不到三分之一(30%)的国家制定了具体的高等教育公平战略,只有 34% 的国家制定了与高等教育的普及性和成功相关的具体目标。   

 “在 84% 的国家中,COVID-19 对与公平机会和成功相关的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Atherton 教授与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亚欧基金会 (ASEF) 联合编写的报告说道。  

 这份报告的重点是改变了基于种族或宗教少数群体的传统论点。  它基于的是可能属于多数族裔或宗教社群的社会经济弱势家庭和经济边缘化社群。因此,该问题还涉及 SDG 10,即“减少社会不平等”。   

 世界高等教育普及日 (WAHED) 上的许多演讲者强调的一点是,需要在高中最后几年的学生和大学生之间建立联系,以便他们了解可获得的机会以及入学要求。这需要被视为一个发展问题,教育部门需要与其他发展机构共同制定战略。   

 “高等教育在发展中的作用尚未定论,”英联邦大学协会首席执行官兼秘书长 Joanna Newman 说道。“接受高等教育仍然是一种特权,”她说,并补充道:我们需要相信“上大学的人不仅为自己赚得更多,而且还为他们所生活的社会做出贡献”。   

 令 Newman 感到遗憾的是,今天的大学更关心排名和竞争,这造成了大学被视为象牙塔的观点。“作为一个部门,就我们为什么要重视发展(平等)这一问题,我们还没有达成一致结论,”她指出。   

 根据斯图亚特主教大学校长 Maud Kamatenesi Mugisha 的说法,乌干达面临的挑战是要想办法提供在线学习所需的良好课程和设施。她说,在 COVID 疫情期间,只有 3 或 4 所大学能够上网。“我们需要研究使用 ICT 进行教学的新结构,”Mugisha 认为。“在线学习需要让那些经济资源有限的人也负担得起。”  

 Mugisha 指出,乌干达不仅需要良好的 ICT 网络,还需要能源来为系统供电。她建议使用太阳能。“(疫情期间)有时有 15 名学生坐在一个有笔记本电脑的房子内,共同接收高等教育,”她说。“(然而)其他一些人已经两年没有接受高等教育了。”   

 国际大学协会秘书长 Hilligje van’t Land 博士认为,公平上大学是发展的首要要求。她指出,资助优秀的公立学校系统是高等教育系统获得成功的必要条件。“受过良好教育的公民是(在社会中)建立社会公平基础的必要条件”,因此,2030 年谁能上大学将取决于“他们(从童年开始)所接收的教育的质量”。    

 文莱、保加利亚和马来西亚提供了一些解决这个问题的思路。东南亚石油资源丰富的文莱苏丹国对高等教育的需求量很大,但辍学率也很高。   

 为了解决辍学率过高的问题,他们制定了一项名为“启蒙选择”的策略,通过引入了一项新法律,让学生在中学阶段为高等教育做好准备。他们还提供了更多学徒制的高等教育课程。文莱高等教育部的 Anis Faudzulani Dzikiflee 说:“我们希望学生在 15 岁时做出选择,以便他们在高中时就能朝着目标努力。”   

 根据教育和科学部的 Ivana Radonova 博士的说法,在保加利亚,学生和雇主之间会形成一种合同体系。“公司将获得了解自身要求的毕业生,(而)大学也会知道公司的要求是什么,”Radonova 博士解释道。国家还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贷款担保,如果学生在毕业后发现偿还债务有困难,则国家负责偿还。   

 “我们的高等教育政策鼓励大学承担社会责任,”她说,并解释了政府如何制定国家地图来确定需要建设大学的地方,“因为我们需要建设大学来帮助当地发展”。   

 在马来西亚,高比例的年轻人选择某种形式的高等教育,政府制定了 2030 年愿景战略,为该行业培养人力资源。“对于非传统学习者,我们正在引入终身学习以及灵活的学习途径,”高等教育部学术卓越部主任 Wan Zuhainis binte Saad 教授解释道。   

 她说,这些通过开放和远程学习的策略不是临时措施,而是为灵活学习提供“绑定课程模式”的策略的一部分。Saad 博士说,我们还设计了一个名为“EXCEL”的系统,“为基于热情的学习提供灵活性”。  

 Brown 认为,大学在疫情期间发生了变化,它们创造了新的机会和资助模式来接触学生。“如果我们考虑回到(当时的)2019 年,我并不乐观,”他说。“我们需要研究这些新模式(来改善高等教育的普及性和公平性)”。  

 即使在北美,大学资助也可能需要被视为一个发展问题。Brown 指出,在美国,每年约有 3600 万学生从大学辍学。“我们需要了解学生的需求,设计适合他们的课程,”他指出。随着成年学生和终身学习的成形,这可能包括晚间课程、经济援助和儿童日托。他指出,在美国,约有 9000 万在职成年人从未考虑过高等教育,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太贵了。   

 无论是在美国、欧洲、非洲还是整个亚洲,都可以利用为克服疫情而创造的在线学习新机会,使高等教育变得更普及、更公平,因为它可以成为单个国家发展需要的终身学习过程。   

 在全球各地,已经有 30 个平行的 WAHED 活动,借此建立网络来推动高等教育的普及和公平政策。“如果我们要向前推进这些问题,我们需要考虑如何构建它,”Atherton 教授说道。[IDN-InDepthNews – 2021 年 11 月 24 日]  

 图片来源:世界高等教育普及日  

Newsletter

Striving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21

Mapting

MAPTING

Partners

SDG Media Compact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