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about the plan of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and efforts to make the promise of the SDGs a reality.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the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SGI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从根本上解决全球饥饿问题

作者: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

要解决全球饥饿问题,需要我们找出饥饿的根本原因,并从根本上消除这些问题根源。这不仅需要采取变革性的政策,还需要从根本上改变我们自身的价值观和态度,菩提比丘(Bhikku Bodhi)写道。

纽约(IDN)-- 佛陀教导我们,要有效地解决问题,就必须消除问题的根本原因。佛陀本人将这一原则应用于结束存在的痛苦,同样的方法也可用来处理我们在生活的社会和经济层面所面临的诸多挑战。无论是种族不平等、经济不平衡还是气候变化,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必须透过问题的表层,挖出问题的根源所在。

国际乐施会(Oxfam International)最近发布的一份媒体报告The Hunger Virus Multiplies(饥饿病毒成倍增长)正是采取了这样一种方法来应对全球饥饿问题。报告指出,虽然新冠疫情让世界饥饿问题有点淡出人们的视野,但实际上每天死于饥饿的人比死于新冠病毒的人还要多。据估计,每分钟有7人死于新冠,而每分钟死于饥饿的人多达11人。

自新冠病毒出现以来,饥饿导致的死亡率甚至比疫情前还要高。报告称,过去一年来,新冠疫情已经使2000多万人陷入极度的粮食不安全状态,生活在类似饥荒条件下的人数增加了六倍,超过52万人。

该报告追溯了急性饥饿死亡率的三个深层原因,也称为“致命原因”,分别为:冲突、新冠疫情和气候危机。冲突是造成全球饥饿的最大单一因素,导致23个国家近1亿人陷入粮食不安全危机,甚至陷入饥荒。

冲突不仅扰乱农业生产,阻碍粮食供应,而且在消耗战中,敌对各方通常将饥饿作为一种武器来蓄意压制对手。他们可能封锁人道主义救济、轰炸当地市场、放火烧田或杀死牲畜,从而让人们无法获得食物和水,让不幸的平民尤其遭殃。

经济困难是造成全球饥饿的第二大因素。在过去的两年里,新冠疫情又加剧了这一问题。疫情使全世界闭关锁国,加剧了贫困水平,导致饥饿人数急剧增加。去年,贫困人口增加了16%,17个国家的4000多万人面临严重饥饿。由于粮食产量下降,去年世界各地粮食价格上涨了近40%,是十多年来的最高涨幅。

这使得许多人即使有食物也买不起。受影响最严重的是妇女、流离失所者和非正式员工。而与此同时,企业精英们则趁着这场疫情大发横财,攫取了前所未有的利益。2020年,十大富豪的财富增加了4130亿美元,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特权阶层手中的趋势今年还在继续。

导致全球饥饿问题的第三个因素是气候危机。过去一年里,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极端天气事件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报告称,风暴、洪水和干旱等气候灾害使15个国家近1600万人面临饥饿危机。报告指出,每一次气候灾害都会使我们陷入更严重的贫困和饥饿。可悲的是,受气候剧变打击最严重的国家却是那些化石燃料消费水平最低的国家。

如果从佛教的角度来看全球饥饿危机,我认为在乐施会报告中概述的三个原因之下,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因果关系,它归根结底源于人心。在战争冲突、极端经济不平等和越来越严重的气候破坏的背后,我们会发现佛教的“三毒”——贪、瞋、痴,以及它们的诸多衍生形式。

尽管我们不能指望这些人类思想的黑暗倾向会在全球范围内消失,但是如果我们想要解决相互交织的饥饿和贫困问题,至少我们必须要在足够的程度上减轻总体表现。

归根结底,饥饿在世界上的持续存在,既是一种道德上的失败,也是政策缺陷的表现。要想大幅减少全球饥饿现象,我们不仅需要明智的政策(这些政策可能很关键),还需要从根本上重新调整我们的价值观,从根源上解决经济不平衡、军国主义和环境破坏问题。如果没有这些内在变化,政策变化的影响力将不可避免地受到限制,并被反对者冲淡。

我认为,在我们消除贫困和饥饿的工作中,有两个内在变化最为关键。一是拓宽我们的同理心范围,愿意团结一致地支援所有那些每天面临残酷生存斗争的人。另一个是正确理解我们的长期利益,要看到我们真正的共同利益并不是是狭隘的经济指标,我们是一荣俱荣的关系。

我们已经有了解决乐施会报告中提到的全球饥饿驱动因素的方法。我们还需要有远见卓识、有同理心和道德勇气,以便在足够大的范围内实施和推广这些措施。

同理心必不可少,为此,我们需要扩大我们的认同感,学会把每天面临生活困难的人不仅仅视为抽象的概念,比如认为他们只是一些统计数字或不相干的“他人”,而是视为拥有与生俱来的尊严的人。我们必须看到他们本质上和我们一样,和我们一样对生存、繁荣和为社区做贡献有着基本的愿望。我们必须看到,他们的生命对他们自己以及爱他们的人很重要,就像我们一样。

但仅有同理心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清楚地知道,我们作为共享同一个星球的物种,我们的真正长期利益是什么。这意味着我们不能仅仅把利润和股票价值作为我们成功的标准,而是要把经济快速增长和投资回报以外的其他标准作为制定实施全球政策的目标。我们必须优先奉行对社会团结和地球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的价值观。

这些价值观要至少能够为所有人提供经济保障、追求种族和性别平等、保护自然环境不受商业利益集团的肆意剥削和破坏。

当然,我们也要继续呼吁制定实施解决世界饥饿问题的政策和方案。但在这些政策和方案背后,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观点和态度:正确理解人类利益是什么,共同为与我们共享同一个星球的人谋福祉。

拓宽视野,我们会看到,我们只有为每个人都创造了繁荣的条件,我们才能实现全面繁荣。带着广泛的同理心,我们将努力创造一个没有人挨饿的世界。[IDN-InDepthNews — 2021年9月19日]

注:菩提比丘是全球佛教救济会(Buddhist Global Relief)的创始人。他出生于1944年,原名Jeffrey Block,是一名美籍小乘佛教僧侣,在斯里兰卡受戒,目前在纽约和新泽西地区执教。

图片:菩提比丘。来源:Buddhistdoor

Newsletter

Striving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21

Mapting

MAPTING

Partners

SDG Media Compact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