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f you not change browser settings, you agree to it.

I understand

Reporting the underreported about the plan of action for People, Planet and Prosperity, and efforts to make the promise of the SDGs a reality.
A project of the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Press Syndicate Group with IDN as the Flagship Agency in partnership with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in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


SGI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每年780亿美元将足以消除极端贫困

乔纳森·鲍尔(Jonathan Power)的观点

消除世界各地一切形式的贫困是联合国17项目标中的第一项。最新数据表明,消除极端贫困每年仅需花费780亿美元,不到全球GDP0.1%。事实上,有一种观点认为,消除最严重的贫困比资助抗击全球变暖更为重要。这是一项比目前估计的阻止全球变暖所必需的费用(每年2.5万亿美元用于能源问题,其中绝大多数针对可再生能源)要便宜得多的事业。

瑞典隆德(IDN)–“谎言,该死的谎言和统计数据”。“你可以利用统计数据来歪曲任何事实”。这是有一定道理的。然而,一些统计数据是必要的,它们能够揭露真相且令人惊讶。当被问及美国穷人的处境时,我们中的许多人会说,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他们几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但是看看统计数据,看看数据。

诚然,许多人生活在贫民窟和贫民区,但如今他们拥有室内管道、暖气、电力、无天花和结核病的生活、充足的营养、低得多的儿童和孕产妇死亡率、双倍的预期寿命、日益复杂的医疗关注、避孕措施的提供、其子女的中学教育、公共汽车、火车、汽车和自行车、大大减少的种族偏见、更长的退休时间,他们所购买的商品质量不断提高,工作条件和投票权也得到改善。

这些曾经是只有富人才能体验的奢侈品。

对于欧洲、加拿大和日本来说,情况是一样的,即使贫困并没有那么根深蒂固。近年来,这是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的经历,尽管仍有20%的人生活在真正的贫困之中。在中东也是如此(包括战争前的伊拉克和叙利亚)。中国、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东南亚和北非都取得了良好进展。在非洲,情况并非如此,但一些国家正朝着这个目标迈进——南非、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加纳、塞内加尔、卢旺达、加蓬、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和肯尼亚。

《资产阶级平等》一书的作者迪尔德里·麦克洛斯基(Deirdre McCloskey)称之为“美好的富裕”。

最贫困的人每天的收入不足2美元,他们已经体验到了其中的一些条件(但并不多),但他们的数量正在迅速减少。从1993年开始的20年间,极度贫困人口的数量减少了10亿多。从1990年到2010年,五岁生日前死亡的儿童比例下降了近一半。跌幅最大的是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总理和胡锦涛主席在任期间的印度和中国。

《经济学人》报道,最贫困的普通人每天的生活费为1.33美元。消除极端贫困仅需每人0.57美元。这每年仅需花费780亿美元,不到全球GDP的0.1%. 事实上,有一种观点认为,消除最严重的贫困比资助抗击全球变暖更为重要。这是一项比目前估计的阻止全球变暖所必需的费用要便宜得多的事业。目前的预测估计,全世界每年应该在能源问题上花费2.5万亿美元,其中绝大多数针对可再生能源。

这也是一项更为紧迫的事业,因为人们现在正遭受痛苦,而全球变暖的严重影响在未来十到二十年内并不会出现。当然,我们应该两者兼顾。资源就在那里——锁定在军备预算中。如果军费开支的理由是“防御”,那么“防御”的优先重点难道不是保卫最贫困人口的生命和保卫我们的星球吗?

尽管人们普遍认为,自11年前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世界已经变得更加平等。巴西、印度和中国的增长导致了自英国工业革命开始以来不平等程度最大的下降。

这个世界也变得不那么暴力了。自冷战结束以来,从未有过如此少的战争。斯蒂芬·平克(Stephen Pinker) 2011年发表的权威研究报告《人性中的善良天使》(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显示,全球的战争死亡率已经从二战期间的每10万人死亡300人下降到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个位数,本世纪下降到不足1人。

现在世界上60%的国家是民主国家(在1940年,你可以用两只手数出来)。民主国家几乎从不相互交战。

联合国维和行动数量激增,取得了巨大成功。正如叙利亚所显示的那样,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两位总统的领导下,美国这个世界超级大国正变得对卷入战争感到不安,而且倾向于什么时候介入就什么时候退出。

谋杀和犯罪率急剧下降。穷人是受犯罪伤害最大的群体。自中世纪以来,欧洲的谋杀率下降了35倍。尽管在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期间,凶杀率从历史低点回升,逆转了19世纪末以来取得的进步,但在21世纪,有75个国家的凶杀率大幅下降。暴力犯罪在发达国家下降得尤其快。这并不是因为监禁的增加。警察的战术有了明显的改进。DNA测试使罪犯更容易被追查。

堕胎更为普遍,因此,吸毒成瘾者、酗酒者和单身母亲所生的无法应付,因而更有可能走上犯罪道路的儿童人数已大大减少。一个重要因素是175个国家废除了汽油中的铅。铅暴露会损害人们的大脑。大脑中被铅损伤的部分,正是控制人们攻击性冲动的部分。随着汽车和货车在世界各地的普及,犯罪率在20世纪中叶到后期急剧上升。

我们仍然被贫困、环境恶化、不公、战争话题和对犯罪的恐惧所包围,我们倾向于相信最坏的情况。媒体对灾难的关注于事无补。但统计数据和事实揭示了另一个故事。这将给我们继续战斗的力量和希望。我们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注:乔纳森·鲍尔曾任《国际先驱论坛报》外交事务专栏作家和评论员长达17年。版权所有:乔纳森·鲍尔(Jonathan Power)。网站:www.jonathanpowerjournalist.com[IDN-InDepthNews – 2019年11月12日]

图片来源: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for Security Studies)。

Newsletter

Striving

Striving for People Planet and Peace 2020

Mapting

MAPTING

Fostering Global Citizenship

Partners

SDG Media Compact


Please publish modules in offcanvas position.